醋醋

愛發刀(欸
OOC是一定有的 但我會努力還原角色個性
歡迎建議><但請不要人身攻擊

檸凱短文

※ooc有
※檸凱cp
※莫名的靈感


凱莉對安莉潔說「妳是可悲之人、無用之人、寂寞之人,好了,過來,勉強保護妳一會。」

安莉潔對凱莉說「妳是美麗之人、天真之人、友善之人,哈哈,說笑的,別靠近我。」


凱莉對安莉潔說「本小姐甜得像蜂蜜。」

安莉潔對凱莉說「但我喜歡酸的檸檬。」


凱莉對安莉潔說「像你這麽天真的人,太容易被騙。」

安莉潔對凱莉說「像你這麼邪惡的人,就是那騙子。」

⒋凱莉對安莉潔說「我討厭妳!」

安莉潔對凱莉說「我倒挺喜歡妳的呢。」

凱莉沉默不語,安莉潔笑容滿面。

凱金短文

※Ooc有
※人物死亡有
※刀子注意
※捏造劇情注意
詞語嘗試新的用法可能有怪,如果ok就Go!
不知道有沒有人也吃凱金(●´ω`●)我們乃認識一下w

啪嗒、啪嗒。
踩在屍體上的少女,雙眼無神。
啪嗒、啪嗒。
衣服和臉頰沾上了鮮血,對於腳下踩踏的聲音毫無感覺。

直到走上了頂端,見到了身分為裁判長的他,她才停下了腳步。
「參賽者凱莉,恭喜你—」

他接下來說了什麼,她已聽不見,垂下了眼簾,她感到疲累,身心都是。

終於走到這一步了嗎?
為何還是感到空虛呢?

握起拳頭放在胸前,液體滑落滴下,她將手掌張開接住了淚。

淚?
不可置信的捧著臉頰,難過的淚水從眼裡湧了出來,想說點什麼解釋著流淚的原因,但顫抖的嘴唇卻說不出任何話語。
是因為太傷心,還是已經不用再說謊了?

而那人像是早已明白這情況的發生,停下了祝賀的臺詞,他靜靜的看著少女而不語。

想停止淚水,她耳旁傳來了熟悉的聲音,那是曾經讓她敞開心扉的人,活潑的聲音和有趣的舉動帶上傻氣的笑容,曾是她神情變溫柔的原因,曾是她因驚訝而傻住的原因,曾是她心軟而未痛下殺手的原因。也是她,現在哭泣的原因。

『我只是,不想看到你殺人。』

充滿朝氣的笑容在某天被人抹殺,當她來到他身邊時,他早已奄奄一息。恨意蒙上了雙眼,視網膜染上了鮮紅。

凱莉的世界,再也沒有金。

沾染了鮮血的雙手和面容,踩上了無數的屍體,想起了對方的笑顏,她苦笑。

已經沒臉見你了。

緩慢走向裁判長,他帶領著她走向另一個樓梯,那是通往更上層的階梯,她踏上第一階,終於聽見了那聲音。

啪嗒、啪嗒。
是血水而噴濺至別處的聲音。
啪嗒、啪嗒。
沒有低頭,她喃喃自語。

「這邊,也有屍體嘛。」

丹尼爾看了她一眼,臉上悲傷複雜的神情一點訝異都沒有,對於凱莉的話語僅有無盡的默哀。

兩邊的樓梯,一具屍體都沒有。

【完】

抹茶色的戀

※ooc有
※此篇是以【第二次機會】後私心捏造的劇情,無法接受的自行返回謝謝。
※歡迎建議!
※CP為綠白 以上都能接受的就Go!


「最近過得好嗎?」這次見面開頭又是客套話了,我們的關係從何時變成這樣了呢?
將髮絲往耳後撥去,紫色的雙眼直盯著眼前的人,露出帶有苦澀的笑,對方明白原因,但無多說。

「嗯,還不錯。」他聲音依舊柔和,迷人的微笑讓女孩內心的熟悉感再度湧出,見她又皺起眉卻硬撐起嘴角,他放下了茶杯,不語。

「……我想,我還是無法釋懷。」她聲音很輕,但卻依舊聽的出語調正顫抖著,「但是,我也很明白。」她抬起頭對上他的眼,朦朧的視線看不清他的表情,「我跟你,沒有未來。」

無論是讓你獨自一人迎接死亡,或是兩人努力維持著假象的美夢。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,她明白。
但心裡惦記的那人依舊無法忘記,當天看著自己手中鬆開的氣球緩緩升天,還以為已經沒事了,殊不知只是片刻的安慰自己,欺騙自己。

到頭來,最痛的還是自己。

找不到第二次機會。
因為,也沒有了。
即使再改變什麼,內心也無法忘記你迷人的笑、溫柔的抱、愛的話語。
不明白時,一切都好不真實,有如身在天堂般的幸福,但是,你離開了。
明白後,一切更不真實,每日都活在懷疑與猜測的世界,直到最後,維繫我們之間的橋樑還是斷開了。
無論怎麼改變,無論有多少機會,結局是不變的。真是不甘心啊,明明你就在伸手可即的地方,卻還是抓不住你。

「白槿。」這是分開後你第一次叫我全名呢,……語氣還是一樣呢。「不,別說。」其實你不太喜歡插嘴呢,我知道的,我也是。但只有現在,拜託,別說了。

白槿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送給了他一個大微笑,發自真心的。明白了她的意思,「謝謝。」將飲品的錢放在桌上,點了頭,離去。

她盯著眼前的抹茶糕點,說來,剛只顧著想著沉重的話題,連蛋糕何時端上來也沒注意到呢。
她切一小塊,放入口中,忍不住掉下淚,是苦澀帶甜的味道。
就跟他們的故事一樣。

「謝謝你,小綠。」
這次,我做了這樣的選擇。

冬巡組 短文篇

※閱讀前注意事項※
#OOC我的 可愛是冬巡組的
#場景、劇情有捏造
#「※」是個人習慣的分段符號
這次4篇文的相關性可自行想像 有或沒有取決在你:)
#第一次寫冬巡組 歡迎建議><

「冬季就拜託你了。」

他的聲音依舊堅定,但能聽出藏在裡頭的那一絲溫柔。明明迴盪在耳旁的聲音是如此清晰,卻仍看不見你的身影。

「安特庫?」我回過頭,試著欺騙自己你在那,伸出了手、抓了一把空氣。

你不在那。

有時小磷會趴在安特庫的床邊,想像著他醒、他驚、他戴上手套亂揉他的頭髮、並且責罵他別這樣惡作劇。但沒有,床裡沒任何人。

小磷看著相框,那是安特庫的照片,旁邊的籃子裡還有些碎片,放上一朵小白花,他微笑的跪坐在地,並且開始講了今日所發生的事,突然間抬頭一看,一道折射的光照射在他的眼眸上,白光遮住了他的雙眸,彷彿在提醒著小磷,他已不在的事實。

「啊……」合金又從眼睛裡流出來了嗎?啊,沒辦法抑制住。

好痛苦,不能抑制。
為什麼,不能停止。

看著相片裡的你,合金又落下,「不是在這嗎……為什麼會那麼遙遠?」

「你這樣趴著走,會花很多時間還有體力。」看著地上的磷葉石用著彎曲的姿態挪動身子,南極石嘆了口氣,「要不,休息一下?」

「好!」猛然抬起頭的小磷,炯炯有神的目光跟剛才的模樣截然不同,「要去哪?要去哪?」

「停停停,別太興奮了,只是去看花罷了。」

「欸?南極石會想看花?」

「……因為想採集一些給老師。」

「喔~原來啊。」

安特庫看了小磷一眼,有些無奈的往目的地走去,而小磷則是帶著笑容歪頭,似乎不解他的反應,但沒多想的跟上了他,途中依舊神采奕奕的不停訴說喜悅及期待的心情,而對方則是聽著,偶爾回應些問題,還有,對方沒注意到的溫柔的笑。

「到了,就是這。」
磷葉石左右張望,露出無奈的神情伸出了兩手食指指著對方,「你在逗我吧。」又指了指腳下的一片雪白。

「沒騙你,你自己去找找看就知道了。」語畢,他人嘟起了嘴,不相信的眼神依舊在,但身體倒是開始行動了。過了一會,他總算發現了一件事。

「腳下的東西,就是花?」

「太慢發現了吧,是的。」

「誒!?我以為是五顏六色的花呢,原來只是小白花嘛。」

「可別小看這花,它是潔白純淨的象徵。況且……」他輕輕一扯、花梗即被折斷,他將花輕插入他的髮絲裡。兩人靠的很近,小磷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這種感覺,他屏住呼吸。直到他確定它不會在掉落後,南極石開了口「用來裝飾也是個不錯的選擇,嗯……這不是挺不錯的嘛。」只見眼前的人撇開頭不說話,這次換他不解了,正準備開口詢問,磷葉石終於回應了話。

「安特庫一起,好嗎?」指著頭上的花,他堅持的眼神迫使他答應,當然,他也同意了。將花戴上後,小磷再次開口,「安特庫喜歡這種花嗎?」「不,也不能這麼說,只是……因為和我很像吧。」

很像……確實呢。
是如此潔淨,是如此純白。
是令人憐愛,是令人喜歡。

「那麼取個名吧!就叫南極花如何?」

「誒……這樣好嗎?」

「難不成小白花已經有花名?」

「不……這我到沒聽說。」

「那就這麼定案啦。」

安特庫難得的未再否定,反倒露出微笑,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小磷心想,那肯定是、世上最美的笑容吧。
然後,裂痕出現、破碎、落地。
當小磷伸出手嘗試捉住時,手裡僅剩一片碎片及碎屑。
他睜大雙眼,後閉上眼睛。

夢,該醒了。
而我的心依舊與你一同入眠。
安特庫,晚安。

小磷一直都很害怕。

害怕冬天的來臨。

害怕獨自一人的冬天。

害怕沒有安特庫的日子。

最害怕的是,
自己逐漸習慣沒有你。

不想要忘卻他,不想要丟下他。

安特庫,如同花一般美麗。
然而卻已凋零。

磷葉石,開始忘記自己。
隨著越來越強大,越迷失自我嗎?
他也不明白。他不想明白。